My journey from NTU ME to Microsoft Intern

UT Austin

2020年,疫情爆發,我的大五下交換計畫在大五上開學第一週被取消,沒理由繼續延畢,我匆匆忙忙的在一週內從台大畢業了。過於匆忙,我甚至對未來完全沒有縝密的規劃,只知道自己不想當工程師還有想出國留學。出國原因很簡單,總覺得已經到了台灣最高學府,想再往上爬看看。於是在短短半年不到,邊工作邊準備申請邊找方向,輾轉之下就決定去了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 (UT Austin)讀UX碩士。

一年後的我想簡單分享三個我從美國學到的事情:

  1. 可達性設計(accessibility design)
  2. 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
  3. 托展人脈(networking and connection)

可達性設計 (accessibility design)

When you can serve the minority, you can serve the majority.

可達性指的是“完成一個指令的容易度”,簡單來說一個可達的產品或環境是不會因用戶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殘缺而影響使用者經驗(ux or user experience)。在微軟,所有產品發布前都要接受過可達性組的考核,以保障產品對所有人都是可用且有用。不只是微軟,大部分的公司和學校都在倡導可達性,比如:空間設計上考量無障礙設施的密度和動線、線上活動考量沒有網路的民眾、視覺設計考量色盲或視力退化的讀者、等等。把可達性納入產品設計的優先考量在美國是被視為理所當然的,而一個好的設計也絕對可達。

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

We believe that inclusion leads to innovation, the more we understand deeply how to empower everyone is when we in fact advance technology to benefit everyone that much more.”

— Satya Nadella, CEO, Microsoft.

美國是一個文化大熔爐,但總族優劣過了幾世紀仍然反映在社會架構。自從Black Lives Matter,各大公司和地方政府也開始更加把多元性納入政策考量。UT相對紐約和加州的學校已經比較不diverse,但也是混著不同國家來的學生。我的課程多以group project為主,時常能和這些的學生共事,學習不同文化下長大的同儕看事情的角度和溝通方式。In my opinion, 留學除了精進軟硬實力的深度,更多是透過受到不同文化的刺激磨練看事情的廣度。

托展人脈(networking and connection)

75% of jobs are found through networking and they must find ways to connect in order to grow their careers.

— Harvard Business (2021)

來美國之後,我給自己設下第一個目標就是每週跟兩個人聊聊,我花非常多時間在LinkedIn或其他社群和業界人士建立connection。俗話說前人種瓜後人乘涼,現實就是如此。透過這些connection,我很快認得要達到我的目標,哪些是我該做可以做的,哪些是前人走過的失敗路,自己就別浪費時間走了。而這個文化又關係到了中西方文化差異。我認為美國人的優勢就是敢問敢追求,相較之下華人就是比較扭捏,在職場上較不敢展現自己。在這生活一年,一句很常聽到的話就是 just ask, the worst thing you can get is no. 真的這句話就是victory key,也是我在美國一年學到的biggest lesson。

在此特別感謝堉璘和承辦人冠敏,我在2019年參加了堉璘臺大人才培育計畫以一套UX設計方法提出了一個宣導循環經濟的網站企劃,這個企劃因緣際會成為了我的第一個UX project,而當時的我甚至還沒聽過UX呢。現在過了2年,我成為一個專業的UX設計師,也終於要開始履行我的企劃,就讓我們一起期待一下吧!

--

--